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科技神棍之淫孽報一

科技神棍之淫孽報一

科技神棍妻被淫

作者:周炫均

           第一部 神棍發功妻子發瘋

  妻子是個十足的工作狂,也是學習狂,只要和他工作有關的資訊或課程,他

都會去參加,這回又聽她大學同學阿鈴介紹有個繪圖軟體很好用,功能強大,購

買還送免費教學課程16小時,那個講師說可以找朋友一起來聽,於是,妻子很

興奮的報名參加了免費課程。剛開始,妻子每回上完課回來,都很認真的打開電

腦再複習,

  益銘問:「怎麼這麼認真?」,

  妻子說:「老師很嚴格,不熟都會被駡」,

  益銘也不以為意,只希望他別忙壞身子。又過了一個星期後,妻子突然跟益

銘聊起佛教的前世因果報應等,因為益銘先前也接觸了一些,妻子轉述老師說她

有慧根,可以學佛修行,又講了一堆子的輪迴等事,益銘也都笑笑。後來益銘妻

子上完課,也不再打開電腦複習,反而很有興緻的談起佛教的觀念,益銘愈聽愈

覺得古怪,因為有些是不對的,但妻子一直盛贊她的老師,老師說她前世是天庭

上的仙女,

  益銘笑說:「那這世你是人間仙女」,

  妻子興奮的說:「你也看的出來嗎?我老師也這樣說我」,

  益銘趕緊拉回正題道:「佛不簡單,也很簡單,心中有佛,努力當下,何必

再意前世來生呢?」,

  妻子以為益銘在笑她,

  生氣的說:「老師說我是這輩子欠你的,要來渡你,渡完了我功德圓滿。」

  益銘沒讓她講下去:「欠或不欠,渡或不渡,豈又是凡夫所能講的明白?你

們老師又不是地藏王菩薩?」,

  妻子更生氣了:「你真是頑固,還嘲笑別人,你要輪迴幾次?我們老師是有

修過的人,你也去聽聽看他怎麼講,也許我功力不夠,他可以渡你」,

  這下看來妻子有點走火入魔了,益銘趕緊說:「佛在我心中,何必人渡呢?

他又如何渡人?」,

  講到這裡發現妻子眼神怪異,全身發抖,心想,不會是給神棍騙上床去「共

渡共修」了吧?

  益銘趕緊問:「你老師有要你做什麼才能渡嗎?」,

  妻子搖搖頭沒說話頭低下去居然掉起淚來,益銘急了,

  益銘又問:「他是不是騙你上床了」,

  妻子突然大叫:「沒有,沒有!只是。。。」,

  益銘搶話:「只是脫光了共處一室?」,妻子點點頭,

  益銘問:「然後呢?他燒符水給你來渡你?」,妻子又點點頭,

  益銘又問:「你就如同出神如遊太虛了?別人對你做什麼都不曉得了?」,

  妻子又點點頭,益銘差點昏倒,一步上去拉開妻子上衣,妻子被嚇到沒有反

應,益銘拉開他的胸罩,兩顆白晰大乳彈出來,晃了一晃,果然被那神棍吸到有

齒痕,

  益銘指著說:「這是什麼?」,妻子才慌亂著拉緊衣服,益銘手去又扯開,

  妻子哭著說:「別這樣,人家是好心。。。」,

  益銘叫著:「去他X的好心,你被他幹過了對不對?」,

  妻子哭著說:「沒有,因為我符水沒喝太多,感覺頭昏昏的,有人在脫我衣

服,在我身上揉著,我就踢開那人,拉著衣服跑出去了」,

  益銘大叫:「騙人」,又上前把妻子的裙子往下拉,一看,又是一驚,妻子

是穿益銘沒看過她穿的紅色丁字褲,在陰部還有水漬,

  益銘說:「你說實話,丁字褲和淫水是怎麼回事」,

  妻子哭著說:「是老師送的法界褲,這樣才好施法,至於水。。。我也不知

道。。。」,

  益銘咬著牙講「那你被他幹到了對不?」,

  妻子說:「沒有,我跑出去後,直接跑到停車場,頭真的很昏,身體很熱,

很癢,就拿了。。。」,

  益銘問:「拿什麼」,

  妻子說:「拿了手電筒弄了一下。。。」,

  講完妻子拿出了手電筒,上面果然有淫水的味道還濕濕的。益銘還是不太相

信,又問:「你老師沒追出來嗎?怎麼可能放你走」,

  妻子說:「不曉得,可能是今天車停在另一個停車場,沒停在老師指定的停

車場,沒被找到吧!」,

  益銘看著妻子,被撕開衣服的身子還有點紅紅的,丁字褲的水漬還是濕的,

似乎還沒解決春藥的藥效,於是精子衝上腦門陽具頂的老高,二話不說把妻子推

倒在沙發椅上,快速脫去褲子和衣服,擡起妻子的腳,把丁字褲拉向一側,扶著

陽具,直插而入。

  妻子:「哦,輕點,會壞~」,沒讓妻子多話,益銘嘴對上妻子的唇舌就是

一陣猛吸,手揉著他的大乳,妻子喉頭發出「唔唔。。。」的聲音,開始益銘還

沒抽動,妻子就自己試圖搖著肥臀動起來,益銘很狂浪的吸著妻子的舌,用力的

揉著乳,妻子受不了肥臀愈動愈大力,益銘起上半身來,益銘妻子好像獲得釋放

  妻子「啊~好~~深~啊」,

  益銘開始前插後抽,一下一下慢慢享受妻子的屄肉吸附陽具的感覺,妻子的

淫水沒兩下子就被抽插著滋~滋~滋~的流了出來,

  口中發浪著:「哦~~哦~快~~受~不~好~好~老公~啊~~快~啊」

,益銘開始加快速度抽插,

  妻子愈叫愈浪,「啊~~啊~~老公~深點~~好棒~再~深~~好~老公

~快~~要~老公~人家~老公~~去~~去~~啊~~老公去~老公~去~~

啊~~啊~~哦~~」,

  妻子手緊捉著益銘的手,下身一直挺靠向上,上身抖著,頭往後仰,益銘知

道妻子已經高潮,但,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激烈,益銘停了下來,陽具還插在他屄

裡輕輕磨著,約五分鐘,妻子擡頭看著益銘,露出淫笑,

  問說:「人家已經。。。你還插?」,

  益銘故意說:「你今天好浪,我和他誰比較強」,

  妻子沒聽出益銘的話中原意,回說:「還是老公。。。」,

  益銘問:「你被插幾次了?」,

  妻子才驚覺說露了嘴,趕緊說:「沒有!絕對沒有。。。啊~你又~~太敏

感了」,益銘故意抽動陽具,

  益銘說:「說吧,都事到如今了」,

  妻子猶豫了一下,益銘開始抽動陽具,

  妻子敏感的叫了:「哦~會壞啦~~啊~嘶~太敏感了~哦」,妻子也蠕動

身子配合著抽送,益銘停了下來,

  妻子說:「啊~動嘛,壞人」,

  益銘說:「到底幾次,不講不動了」,

  妻子閉著眼,益銘抽出陽具,妻子屄戶感覺到了,肥臀不自覺追挺著,不讓

陽具抽出來,

  益銘又說:「講吧~這樣比較刺激」,

  妻子聽了說:「只有一次啦,上星期上課後。。。」,

  益銘一聽把陽具推送到底,妻子:「哦~好~好棒~老公~」,

  益銘又問:「也是符水?」,

  妻子:「沒有,在老師房裡聞到香味我就。。。」

  益銘:「就怎麼了?」,

  妻子:「就昏了,醒來已經被綁了,下身有點痛。。。」

  益銘聽了後開始用力的抽插說:「過程痛嗎」,

  妻子:「沒有,過程中只覺頭飄飄的沒有感覺,後來才~痛~啊~老公~來

了~~啊」,益銘聽了又狂插起來,

  妻子:「輕~啊~老公~破~破皮~~啊~」,

  益銘沒想停下來,又問:「你是昏過去嗎,只是覺的有人在撞~是像這樣嗎

~」,益銘故意撞的大力兩人肉體發出「啪~啪~啪~」撞擊聲,

  妻子叫著:「啊~好像~好沒~這麼大~啊~人家壞~會壞」,

  益銘把妻子翻過身來,手扶著她肥臀,對準了屄穴,一插到底,

  「啊~老公~輕~哦~好~爽~公~來~~深~啊~太~啊~~啊~快~~

哦~~老公~~快~」,

  「你被插多久?」益銘邊問邊插著

  「啊~啊~不記~得啊~快~~好~快點~哦~哦~~快~人家要~~去~

去~~啊~~到~了~哦~再~哦~深點~哦~好~美~」,

  「說插了多久?」

  「沒~沒記得~啊~好~棒~啊~~快~~」

  益銘也感覺屄穴裡吸夾吸來的力道,每次插到底,好像頂到什麼,就像第一

次插破老婆處女膜,不自覺就試圖頂到最深處,妻子頭埋進了沙發,手捉著抱枕

,兩顆乳隨著抽送晃盪著,益銘捉著肥臀,一下一下都頂到最深,龜頭有點感覺

被吸到,又抽出來空前的刺激,

  益銘:「你有叫嗎?」

  「沒~啊~老公快~別管~插快~快~插進~插啊~~」

  益銘又把妻子翻過來,妻子腳自己擡的老高成大M字,屄穴張著,益銘一插

到底

  「啊~啊~人家~不~不~啊~去了~啊~去~~」,

  益銘手揉著妻子雙乳,快速抽動著,妻子忘神的「啊~」一聲挺著肥臀,益

銘又抽送了兩下,終於也火山爆發的噴出精子,全部送到屄穴裡的最深處,然後

無力的趴在妻子身上。

  許久,妻子抱著益銘吻了起來,眼中含淚說:「對不起,我再也不去上課」

  益銘說:「對不起就算了嗎,最心愛的寶石被刮了一道痕,怎麼算呢?」

  妻子一直說我愛你,對不起,益銘說:「我不會就這樣算了」。

  此時電話響起,益銘接了起來,是妻子的朋友打來問她回來的嗎?益銘把電

話交給妻子,可能是阿鈴問今晚發生什麼事,妻子說:「老師對我。。。」,話

到嘴邊又吞了回去,邊說邊掉淚,益銘去浴室拿了毛巾給妻子,抱著妻子裸體,

電話那一頭妻子的朋友似乎也一直道歉,妻子沒多說就把電話掛了,益銘抱著妻

子,

  問:「是阿鈴打來的嗎?」妻子點點頭,

  益銘:「阿鈴和那老師什麼關係?」,

  妻子:「他們好像快結婚了」,

  益銘手裡揉著妻子乳房,心想著,那我也要幹一次阿鈴,想著想著,陽具又

立了起來,

  妻子感受到益銘陽具頂到臀部,說:「你想打阿鈴主意?」,

  益銘:「我要報復~你都給人幹到了我要討回來」,妻子低著頭,

  益銘:「你幫我約阿鈴來」,妻子沒講話,益銘用力揉著妻子乳房,

  妻子喊:「痛啊~你別這樣」,

  益銘:「別這樣,你給人家爽完了,我呢~」

  妻子沒講話,益銘把電話又拿起來按了回撥,交給妻子,

  說:「跟阿鈴約明天晚上,剛好週末」,

  妻子接過電話低著頭,電話接通後講了益銘交待的話,說有事要請阿鈴吃飯

,似乎阿鈴答應了,妻子掛上電話,益銘用力抱著妻子,深深的吻了她,

  益銘:「我保證報復完,我們就會回到原來生活,一切沒發生過,不會有事

的」,妻子也只能點點頭,淚水又掉了下來。

(第一部完)

~~~~~~~~~~~~~~~~待續~~~~~~~~~~~~~~~~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上一篇:美味女友第一次交換【作者不详】下一篇:【毒剑风流】第四卷 明枪暗箭 第五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