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【贱奴男友】1-5作者不详

【贱奴男友】1-5作者不详


字数:15400
              贱奴男友(一)

  我叫阿浩,今年22,是一所大学的学生,有一个交往二年的男朋友,由于我是单身一个人到在外地念书,所以家人就在学校附近帮我找了间套房,长期租下来让我使用,虽然不是很豪华,但房间里应有尽有,所以同学常泡在我那看电视或是玩在线游戏,由于我外表看起来不像是G,所以同志的身份一直得到很完善的保密。

  我的男朋友叫阿弘,大我一年,是另一所大学的,由于他是当地人,所以住在家里,但每到星期六偶尔就会在我这里* 夜,他算是个运动健将,很多球类运动都难不倒他,尤其是篮球,更是有一手,高中时代便是校队的,所以身材也是一流的,178的身高,68公斤的体重,是很多女生追求的对象,但他总是说家人反对他现在交女朋友来当做借口,以免招到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由于年轻加上又是运动健将,阿弘的体能没话说,加上他欲* 又强,每次过夜都会* 到我脚软,他的J虽然不是很长,只有16公分,但足有6公分粗,每次刚插进我的* 门里时,都让我吃不消,但稍待一会就又让我爽的无法自拔,他常常都把我* 到自己喷出来之后,才更加奋力的喷在我的* 门里,他说用保险*没有亲密感,所以在交往一年之后就没用了,加上我也信任他,所以他都是内*居多,不过有时也会喷在我的* 裤上,要我直接穿着去上课,我也想,反正也没人看到,所以就都会答应他的要求,不过,只要我穿着涂满他* 液的* 裤上课,当天我都会一直回想着他的J及他的体味,让我久久无法集中注意力听课。
  因为他有时在我那* 夜,所以有时也会在我那换洗衣服,有一次我同学阿政到我那看到一件我男朋友的* 裤,阿政是我们班的班长,很多对外的事务都是由他来执行,像是班级的郊游或是联谊都是由他来管理,他就问我你也有穿这种贴身低腰的三角* 裤啊,我一时不好意思只好说,还好啦,有时也想花俏点啊,偶而也会穿啦,呵呵,心想,总不能说那是我男朋友的吧,因为我平常都是穿平口裤的,也许是同志敏锐的感应,我总觉得他对阿弘的那件内裤很在意,但碍于同志的身份,所以我也不想提太多,就马上转移话题,只是我总感觉自从那次起,每次他来我这都会似有若无的去看我晒在小阳台的衣服,甚至还会主动问我今天穿什么* 裤,让我愈来愈觉得怪怪的。

  星期六晚上,阿弘到我那* 夜,我就把阿政的行为和他说,他一听到好像反应有点不高兴,就要求我以后不要让阿政到我这来,免的被他发现我的身份,过了一会儿,他的手机响了,他接完电话就和我说,他家人要他马上回去,有点事要办所以就走了,心想,怎么才刚过来就要走啊,但是他家要他回去,我也不好说什么,走就走了吧。

  隔天晚上,阿弘打电话给我,他说他家要重新整修,所以想在我这借住几天,听到这个消息,我当然是乐歪了,心想这几天可以天天闻到我男朋友的体味及被我BF* 了,想到我的J都硬了,为了不让我同学破坏这个美好的时光,隔天上课时我就和我同学说这几天我妈要来看我,所以这几天可能不方便让你们来,等我妈回走了再说,下了课,我就飞奔似的快步回家,因为阿弘的性* 很强,所以在我这时,他都只穿条小* 裤,而我大部分都是全光的,他说这样方便他* 我,我也爱上这样的生活模式,晚上六点多,他来了,进了门,我马上拉下他的运动裤,帮他吸他的粗J,而他也不时的用手指抠我的后面,阿弘的J毛一直保持着短短的,而且也常常修,所以通常都只有一公分左右,他都说因为他游泳时穿三角的,会跑出来所以才修,虽然觉得怪怪的但他都那么说了,我也就没有想太多,吹了一阵子,我们移到床上他就开始* 我,他要我趴着,他在后面开始搓他的J准备插进我的* 眼里,刚进去时,真的很痛,但过一阵子后我开始觉得爽了,也配合他的节奏,差不多* 了二十分左右,我觉得他的J涨的好大,他加快速度,一会儿把这几天的精* 全部* 进我的* 眼里,在同时我也喷了,两个人躺在床上
休息。约半小时后我们才起来穿好衣服出去吃晚餐,吃完差不多是九点了,两个人骑着他的电动车回到我住的地方,一下车我看到阿政就站在我家楼下,心想,怎么会来了呢,就马上跑过去。

  问」阿政,你怎么来了」」上去再说」阿政面无表情的回我一句。」不行啦,我妈在上面不太方便啊」,我急忙的回答他,」真的吗?」阿政一脸奸笑的说着当阿政和阿弘擦身而过时,我看到我男朋友一脸目瞪口呆的不敢说什么,我马上跑过去找他,顺便和他说有关刚刚的事,正当我们在谈话的同时,阿政很不耐烦的喊着」你们还不上来喔,我怎么开门啊」,」我们上去吧」阿弘很无奈的说着一进我房间,阿政马上反问我,「你妈妈在那里呢?」,让我真的不知该怎么说,当我正要说话时,阿政立刻说「* 奴,他是你什么人」当下,我心想,拜托,谁是* 奴啊,我们只是同学耶,说的这么难听,就不客气的骂着阿政,你是谁啊,到我家来乱叫啊,阿政丝毫不为所动,马上大声说,」看到主人不会问好吗」,顺势拿起抱枕丢向阿弘,就在这 个时候我听到「主人好」三个字从他的口中脱口而出,我马上转头看阿弘,只见他立刻趴在地上,同时阿政也说了三个字「狗狗乖」,这个场面让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整个人都呆住了,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,阿政跳起来从裤兜里拿出一条军绳,马上把我的手和身体一起缠住绑起来,当我回神时,我的裤子己被阿政脱到脚踝了,这时我男朋友还是趴在地上,阿政走过去对着阿弘说:「你刚刚有没有* 啊」,他很恭敬的回应:「报告主人,有」,只见阿政走向我的后面,马上用手指插进我的* 眼里,由于刚刚阿弘内*的关系,他的* 液还残留在我的* 眼里,阿政用指抠了一下,挖了一点* 液,走
到阿弘面前,要我BF舔干净,只见我BF伸出舌头,努力的舔着阿政的手指,阿政说着:「真是贱狗」。

  阿政走向我奸笑着说:「有没有看过你男朋友被* 啊?」然后转头向着阿弘说,马上* 光爬过来,只见我BF马上* 光所有的衣服爬到阿政面前「先赏你尝尝主人的J」,阿政慢慢的说着,阿弘马上用嘴把阿政的运动裤拉下来,第一次看到阿政的J,好粗喔,比阿弘还粗,我男朋友马上用心的帮阿政吹他的J同时,阿政拿起手机拍下他舔J的情形,一会儿阿政硬起来了,比阿弘的还大,阿政站起来,从运动裤的口袋拿了一个**套出来,套在J上,二话不说就插进阿弘的*眼,我看到这一幕,心想,从不让我碰* 眼的阿弘,现在居然在我面前被我同学狂* ,而且在被* 同时,阿政还要阿弘不时说着「谢谢主人* 我」,让我整个人
都呆住了,阿政用同一个姿势狂* 阿弘过了半个小时后,阿政终于* 在**套中,
阿政拔出他的J,拿出**套,好多的* 液,差不多有一小酒杯的量,阿政走到我BF面前,他把全部的* 液倒进阿弘口中,说句「吞下去,贱狗」,只见我BF没有任何反抗的全部吞下去,阿政蹲下来,拍拍我男朋友的脸颊,现在你们彼此都知道了,你就没有理由了,把他全部剃掉吧,只听他回答「是的,主人」,阿政立刻推倒阿弘,再从口袋拿出准备好的刮胡刀,把我男朋友的J毛全部剃光,接着又说,以后都要保持这样光光的,知道吗,我BF马上回应「是的,主人」
  在看完这一幕,我终于想起,为什么那次阿政会问起我低腰三角裤的事,原来他看过阿弘穿。

  接着阿政走向我说着:「以后就和他一样,当我的* 奴,知道吗」我马上不高兴说」为什么,你凭什么」只见阿政又拿起手上的手机,拍我没穿裤子的样子,「就凭这个」我也只有乖乖的答应。阿政马上要求我两件事:第一,以后外出都只能穿后空* 裤,没有他的命令回到家不准穿任何衣服。

  第二,往后每逢星期三中午,自动到宿舍帮他* ,让他爽。

  说完就笑笑的走出我的房间离去了,只留下阿弘趴跪在地上,和我两个人四眼对望……(待续)

              贱奴男友(二)

  片刻,阿弘慢慢的站起来走到阿浩的身后帮阿浩解开身上的束缚,两个人不发一语的一个走向客厅,一个走向浴室,静静的等待时间的过去。

  过了半个小时之后阿浩从浴室走了出来,看了阿弘一眼,就走到床边坐在床上,似乎若有所思的呆呆的坐在哪,一直等到阿弘出现在他面前时,他才回过神来,当阿弘正要出声时,阿浩马上脱口而出」我有点累,我想先睡了」就躺到床上并把床头灯关掉就独自先睡了,阿弘看到这个情形落寞的走到客厅,并把灯也关掉,一个人独自站在阳台看着那皎洁的月。

  铃铃铃……

  早上七点半,闹钟响了,阿浩就在半梦半醒之间起来,看到阿弘己不在了,也不知阿弘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加上今天阿浩第一节有课,所以也管不了那么多,走下床随便的准备一下拿着今天上课的书,就出门了,就在要出门时,他看到阿弘开门走了进来,手上还拿着早餐,这时的阿浩心中五味杂陈,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是草草的说了一句」今天早上有课,我要上课了」就这样和阿弘擦身而过出门了,而阿弘也不假思索的在阿浩离开后,又是独自一个人走到阳台看着阿浩的身影渐行渐远。

  今天在课堂上,阿政不时的转向阿浩,面不改色的笑着,突然间,阿浩的手机传来简讯的声音,阿浩一看,是阿政传过来的,上面写著」中午到我宿舍来」,此时的阿浩想起,昨天阿政要离开时,要他星期三中午要去服待他的命令,此时阿浩根本无心上课,教授在台上说的多么精采,但阿浩的脑海中只有昨天阿政狂干阿弘的画面,想着想着,阿浩的J不由得硬了起来,也让阿浩坐立难安,一直等到下课休息时,阿浩才急忙跑出教室,一个人躲到顶楼透透风,就连接下来的一堂课,阿浩就索性的缺席了。

  中午休息时间到了,阿浩一个人慢慢的走向阿政的宿舍,心想,阿政不知道会不会把他的裸露照片泄露出去,一会儿,阿浩走到阿政的宿舍门口,心里还在想要不要进去,就在同时阿政打开房门,手一伸就把阿浩给拉了进去,并迅速的关上,进了阿政的房间。

  阿政马上命令阿浩「把裤子脱掉」

  阿浩慢慢的脱下身上的牛仔裤,才刚拉下来时,阿政一个耳光的打了过来,阿浩整个人重心一个不稳就倒在角落里,「不是叫你以后出门只能 穿后空内裤,你怎么又穿这种四角裤呢」阿政怒斥着骂着。

  「对不起,我忘了今天是星期三,以后我不敢了」阿浩低声下气回应着「好,第一次就原谅你,把内裤脱了,丢进垃圾桶」阿政严厉的说着,「是」阿浩怀着恐惧的心回应阿政的问题阿政走了过来,凑到阿浩的面前,对着阿浩的耳朵,轻声细语的说「我们是同学,又是死党,我会好好对待你的」,就在同时,右手往阿浩的屁股摸了下去,顺势又把中指插进阿浩的* 眼里只见阿浩的脸部表情是么的痛若,过了一下子,阿政把阿浩引到床上趴着,又走回书桌,打开抽屉拿出了一个保* 套和一条KY,又走向阿浩的身边,挤了一些KY涂在阿浩的* 眼,套上保* 套就在阿浩的* 眼前慢慢的划着,由于阿政的J比阿弘大些,让阿浩有点怕,正在害怕时,阿政丝毫不留情的插了进去,只听到阿浩」啊」了一声,接着又听到「你再叫,最好把同学都引来」阿政不爽的叫骂着,由于害怕裸* 照会被曝光,所以阿浩只好忍着,就这样让阿政在宿舍里狂干了起来,门口的走道上有走过来又走过去的同学,房间内却是两个男人正在做* ,约干了二十分钟,阿政喷了,一样* 在保* 套里,阿政拉出保* 套,在阿浩面前晃着,阿浩以为他会要
他像阿弘般的吞进去,但阿政没有这样做,只是再把那个套子套在阿浩的屌J上,开始帮阿浩打飞机,不时还用手指插进阿浩的* 眼里抠着,不到五分钟,阿浩也喷进保* 套里,就在阿浩还处在刚刚的高* 中,房间响了五声的敲打声,阿浩心想这一定是某种的暗号,只看到阿政慢慢走向房门打开,看到一个人进来,阿浩看到时吓了一跳,走进来的人是阿弘。当阿弘进来后阿政马上又把门给关了起来并上了锁。

  「主人午安」阿弘点着头小心的说着,「一样,把裤子脱了」阿政面无笑容的说着,可能是阿弘己习惯阿政的个性,所以阿弘迅速的脱了牛仔裤只穿着后空的内裤站著,「跪下,嘴张开」阿政说著,就在阿弘张开嘴时,阿政把刚刚积在保* 套的* 液完完全全的都挤进阿弘的口中,让阿弘吞下去。

  「刚刚那些圣汁是我和阿浩的,味道很好吧」阿政笑笑的说着,「谢谢主人赏赐」阿弘很满足的回着,「把内裤脱了,拿过去给阿浩」阿政很有威权的命令着阿弘,只见阿弘把后空内裤脱下来,用嘴巴咬着爬到阿浩的面前,阿浩心想着,给我穿吗?

  「阿浩,把它穿起来吧,难不成你下午想不穿内裤上课吗」阿政好口气的说。
  无奈下,阿浩接上阿弘口中的内裤穿了起了,随后阿政走到衣橱前,打开衣橱蹲下来好像在找东西的样子,接着拿出一个什么东西来,「贱狗,过来」阿政望著阿弘叫着,「是的,主人」阿弘马上转身爬向阿政,「下午没内裤穿,主人怕你* 眼着凉了,这个* 塞给你挡挡风,转过去」阿政奸笑的说,在阿浩的目视下,那个黑黑的东西应该有五公分的直径,阿政就在* 塞上涂些KY就往阿弘的* 眼给插了进去,「好了,记得啊,没有我的命令,不准给我拿下来,知道吗」
  阿政严厉的命令着阿弘,「好了,把衣服穿好,可以走了」阿政拍拍阿弘的* 股说着,只见阿弘爬过去穿上牛仔裤向阿政点点头说「谢谢主人,主人再见」就走出房门了随即阿政走过来,抱着阿浩说,放学后我们一起去吃饭,我再告诉你为什么,快上课了,把衣服穿好,准备走了……(待续)

              贱奴男友(三)

  当天晚上我就和阿政到学校附近的小吃店用餐,阿政也娓娓道来他和阿弘之间的秘密,他和阿弘是在一年多之前在网上认识的,阿弘生长在一个三代同堂的家里,他是家的宝,由于单传的原故,所以全家的人都特别的顺着他,因此在网络认识时,阿弘就是直接想找个能调虐他的人,于是他们在网络聊了几次之后就约定了见面,至于是基于什么原因他会选上我,我只知道他想找个比他年纪小的,其他的我就没去问了,而我会选上他是因为他的身材和我前任的男朋友很像,可以说是基于某种的报复心态吧,我就把阿弘当成我前男朋友一般的调虐,又刚好都投其所好,我们就这样维持了近一年的关系,直到那天去你那看到那件* 裤时,我觉得非常面熟,所以回家就去找了一下,原来那是我和阿弘在认识一个月时,我买给他当成一个犒赏的,起初我也不太敢确定,直到上个周末看到你们一起吃宵夜,我才敢肯定的。」他是自愿的,真的吗」我一脸狐疑的问着阿政,」没错,这种事除非自愿,不然你以为是我在恐吓强迫他啊」阿政很肯定的回应着」说不定是他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上吧」我再进一步的质疑着阿政」拜拖,我也是外地来的,刚到这也才一年多,而阿弘是当地人,我们八杆子打不到,怎么可能啦,你想太多了吧」阿政确定的的再次为自己辩解着,」你想想,如果不是自愿,以他的体型,他的手脚,我能要求他要怎样就怎样吗?」阿政反问我,」可是我们在一起这段期间,他对我是很好,也许是我也很顺着他,所以也习惯他有那么一点大男人主义啊,看不出来他会自愿的样子啊,这很难让我相信」我也提出我心中的看法。

  经过我和阿政的一翻讨论及沟通,我们认为,阿弘似乎在弥补一些别人有而他却没 有的心态吧:家人长期过度的顺从及不忍心的叛逆。」阿浩,你有干过他吗」阿政突然的问了我,」没有啊,他从不让我碰他的后面的」我很诚实的回答着」你会想吗」阿政奸笑的问着」有机会再说吧,现在弄成这样,我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呢」我心烦的说着吃完晚餐阿政要我再和他回去他的宿舍,由于我怕的的裸* 会被他曝光,所以也顺从着他的要求,希望能有机会可以拿回来或是销毁,好让我可以安心点回到宿舍后,阿政拿出他的手机让我看,我一手接来就直接找那天拍的,也许是我过度担心,一看就只有下半身重要部位,跟本无法分辨是谁,但为顾及自己的隐私,我还是把它给删除了,」这样你应该相信了吧,我本来就不会对你怎样地」阿政很诚恳的说着,」可是那天你的口气真的把我给吓到了」我也顺口回了一句」我们俩是好哥们啊,我不会这样对你的,况且我去你那都吃你的用你的,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啦」阿政笑笑的说」是啊,最好是这样啦,要我相信你,除非让我干回来再说」我不怀好意的反问」好,一句话,兄弟要做就坦白」阿政马上脱掉身上的衣服」你说的喔」我迫不急的走了过去」
  套子在衣橱内的抽屉里」阿政趴在床上指了指衣橱说着我走到衣橱大家打开抽屉」

  哇靠,你* 裤这么多啊」我惊讶的说着,翻了一下拿了一个**套」有些不是我的啦,有些都是和网友干完,给人家A来的」阿政自豪的回答着」骗谁啊,谁愿意给你啊」我不相信的说」当然是被我干的很爽的弟弟或哥哥送的啊」阿政奸奸的笑着说」算了,不想了解,先干了再说」我毫不气客的说由于不爽,我对阿政没有什么温柔的态度,直接就* 他,挤了一些KY直接涂在阿政的* 眼里,第一次看到阿政的* 眼,说真的还真好看,红润的顏色,应该很少被* ,套上**套,
虽然我的J不大,但也有16公分,不过我的龟* 按比例来说比阿政的大,握著J,我用* 头在阿政的* 眼外,慢慢的磨着磨着,」要* 快啦」阿政不耐烦的叫
着,就在阿政话一说完,我用力一顶,把* 头都顶进阿政的* 眼里,」啊了一声」
阿政脸都皱在一起,」知道我的厉害了喔」我沾沾自喜的叫着,正当阿政还在皱眉头时,我开始一进一出的抽* 他,好爽,可能很少被* ,阿政的* 眼超紧的,
加上阿政是趴着,由我主控着力道及姿势,我用力的狂* 着他,阿政也配合我的进出,开始叫着,就这样抽* 了十多分,我觉得要* ,就把阿政的手往后拉,好像就在骑马似的,阿政的* 股也刻意的往后顶,而我就把他的手往后拉,而我J就插在阿政的* 眼里,用力的做最后冲刺,一会儿,我狂* 了,全部都* 在套子
里,我的J还在在阿政的* 眼,不断的抽动,直到全部的* 液都* 完,我才慢慢
的抽了出来,套子里满满都是我的子子孙孙,拔出套子,我把* 液倒在阿政的*股上,顺势的流了下来,我再用手指涂着在* 股附近的* 液再插进阿政的* 眼里,」
好爽喔,好久没被* 了」阿政还处于被* 的愉悦中,于是阿政开始打枪,没多久阿政要* 了,」麻烦你去衣橱把那件黄色的后空* 裤拿来,阿政闭著眼睛说着,等我拿了丢给他时,他跪立在床上,用那件* 裤包着他的J又开始狂打,一下子他* 了,* 了超多的,可以说是把那件* 裤的前档都弄湿了,」你好无聊啊,*
就* ,干嘛* 在那件* 裤上面啊,不用洗喔」我冷冷的说着,」等下你就知道啦」

  阿政还处于高* 中,笑笑的说着,」我要回去了,阿弘应该快回来了」我一边穿衣服一边说着,」等一下,我和你一起去啦」阿政马上跳起来,走了过来,」我要回家,你和去做什么啦」我不耐烦的说着,」我们三个人的事,总是要讲个清楚啊」阿政诚恳的回答我,也是啦,总不能一直处在这种尴尬的状态啊,就让阿政和我一起回去,回到家我有点累,就先去洗澡,再加上刚刚狂* 阿政时J上多少都还留有* 液,先洗个澡比较舒服,正当我在洗澡时,门铃响了,心想应该是阿弘回来了,我也没想太多,就继续洗我的澡,直到我洗完走出浴室时,看到阿弘全身上下只穿著阿政刚刚* 精的* 裤,其他的衣服都脱光了,而且* 眼里还
插着中午阿政帮他塞的* 塞,我看到这种景象就直接坐到床上去,开始擦干我的头发。」贱狗,穿着主人的* 液* 裤爽不爽」阿政面无表情的问着阿弘,」报告主人,很爽」阿弘很尊敬的回着,J这时也慢慢的硬了,」你希望以后我把你当贱狗还是当朋友」阿政很正经的问着阿弘,」报告主人,贱狗」阿弘想了一会儿回答着,我听到这,马上停下所有的动作并说着」你有病啊」,」你听到的,是他自愿的,我没有强迫他吧」阿政很正经的对我说,」好,那以后我们三个人独处时,你都需要* 裸,不准穿任何衣服」阿政命令着阿弘,」既然这样,随你,以后我也不会顺着你了」我冷冷的向阿弘说,」那你还是叫我主人,就叫阿浩二哥,知道吗?」阿政给阿弘第二个命令,」报告主人,是」阿弘回答着,」不会叫人啊?」阿政不爽的向着阿弘骂道,」二哥」阿弘马上跪了下来趴在地上对着我叫着,这时窗外开始下雨了,似乎在 在替我哭,心想,这是我之前喜欢的人吗?想想,还是算了,管他呢?

  我走到阿弘的后面,看着他那插着* 塞的* 股,真是漂亮,我就顺手拔出了* 塞,仔仔细细的看着那* 眼,用手指* 进去,这时我的J也开始慢慢有了反应,
这是我无法想像的,以前是我无法得到的,我开始有了想* 阿弘的想法,说时急那时快,我的J硬了,我吐了一口的口水在阿弘* 眼里,就直接握着我硬J插了进去,也许是塞了一天的* 塞,很快的我就* 了进去,我开始狂* 阿弘,好象有
种被骗的感觉,我顾不及什么的就一直快速的狂* 着,没五分钟我就* 了,直接无套的* 进阿弘的* 眼里,我拔出了J顺势再把阿政的那个* 塞再塞进阿弘的*
眼。

  就这样沉默的过了一会,阿政从门后拿了件雨衣丢给地上的阿弘,」我想吃点东西,反正现在下雨,你穿着雨衣没人看到,你就这样去买点东西回来,顺便再买点饮料,自己小心点,被人发现你雨衣里穿这样会被打的」阿政命令着阿弘,」
  是的,主人」阿弘站了起来,穿着雨衣就出门了……(待续)

              贱奴男友(四)

  就这样,我、阿政、阿弘三个人在阿弘借住我这里的这段期间,我和阿政几乎是天天* 阿弘,原本以为阿弘会拒絶,渐渐的他也习惯被我们两个人轮* 了,加上阿政有时会虐玩阿弘,像是帮他塞* 塞,让他出门买东西,或是塞着* 塞一起外出吃宵夜,这也让阿弘渐渐习惯当* 奴了,看起来也似乎蛮满足的样子。
  几天很快就过去了,阿弘家重新装修好了,所以就回家去住了,又回到以前我一个人住的老样子,也许是* 阿弘上瘾了,所以我开始上网找人,或许是年轻体力足,常常一放课就挂在网上,有一天,约到一个高中生,18岁,168公分,60公斤,这是他的自我介绍,说高不高,说重不重,刚好的身材,很快的我就和他聊上了,他自称是高三,因为压力重,所以想发泄,偶而也会上来找对象,只是很少做,我想这样应该是很安全的状况,就和他约定见面了,他住家里不方便,所以就约在我这。

  到了晚上七点,那个高中生来了,他叫小聪,在家中也是个独子,由由于家表哥哥表姐姐们成绩都很好,不是明牌大学就是什么研究所,所以家人对他的期望很高,这给他造成的压力非常大,我和他闲聊了一下,就让他先去洗澡了,他怕衣服弄湿了,所以就在浴室门外把衣服都脱了,由于脸上还有点稚气,看起来超可爱的,穿着白色三角* 裤,显的格外的清纯,当他脱下* 裤时,我看到他的J简直无法和长像相契合,他的J有包皮,在没* 起时看起来就很惊人了,我突发其想,就拿尺量了一下,我的妈啊,没* 起足足有11公分,那* 起时是不是就更为惊人了,量完他没说什么就走进浴室了,我在外面整理了一下,把衣服脱了,也走进去和他一起洗,抱着他,我开始想起之前阿弘也是常常在我洗澡时进来抱我,那种依偎在他怀里的感觉让我无法忘怀,但现在这种机会难了,自从阿政的介入,我和阿弘就没再一起洗过澡了,或是补偿心态,我对小聪的温柔完全可以让他体会,他开转身吻我,柔嫩的嘴唇紧贴在我的身体表面,加上水流的按摩,双重效果,让我更加舒服,我也开始亲吻他的耳朵、脸颊,两个人都陶醉在温柔乡里,我开始用手指慢慢的抠他的* 眼,他也适时的开始搓揉我那稍硬的J,「哥哥,你的J好好看哦,好性感喔」小聪在我耳柔边轻声的说着,「那你喜欢吗」我马上以温柔的语气回应着,「喜欢」小聪笑笑的说,「可是你的J也不错啊,* 起可能比哥哥的大喔」我小声的他的耳边说着,小聪只是笑笑的。
  洗完澡,我帮他擦干头发,让他踩在我的脚上,我的后面抱着他走出浴室,到了床边,我慢慢的把他放在床上,开始亲吻他的身体,由耳朵,脸颊,脖子,腋下,* 头,肚子,* 脐,他的* 头,他的J,直到他的* 门,也许是刚洗好澡,
小聪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水果香,闻起来好迷人啊,接着我把他抱起来,换我躺在床上,他趴在我的身体上面,开始帮我吸* 头,接着* 脐,最后我们成69姿势,他开始吸吮我的J,我也开始亲吻他的* 眼,还不时的吸他的J,一会儿,我拿出KY和**套,让他躺在床上,一开始以正面的体位* 他,把他的脚抬到我的肩膀上,我慢慢的把我的J一寸寸的* 进他的* 眼里,可能不常被* ,他开始
紧紧的抓着床单,慢慢的,我的J都进去了,而他的脸部也出现了缓和的表情,我停了一会儿,「可以开始了吗」我温柔的问着,「等一下」小聪以微弱的声音回答着,于是我开始亲吻他,他的嘴唇好嫩,让人好想咬一口,一会儿我开始小心的抽* 他,他也慢慢的习惯了,渐渐的也配合我的频率,开始发出「啊……」
  的声音,接着我让他转身趴在床上,再次用我的J* 进,由于刚刚已经习惯了我的尺寸,所以这次很容易就* 进去了,我开始也慢慢的来,一会儿等他顺了,我开始大力的顶,他发出更大的声音,但却是配合我的速度,丝毫没有疼痛的感觉,我知道他开始爽了,陶醉在被* 的幸福里,我渐渐的愈来愈大力的顶,我不时把屌J 拔出来在他的* 眼外摩蹭着他的* 眼,再快速的* 进,这种全出全入的
干法,让我更快达到* 潮「爽不爽」我气喘的问着「爽」他也无力的回答着,最后要* 时,我更加大力的顶* 他,最后我* 了,他也无力的趴在床上,我也就翻
身躺在他的旁边,抱着他轻轻拨弄他的头发,「来,换哥哥帮你打出来」,接着我坐在床头,他就坐在我的前面,我开始帮他打枪,由于太干,我涂了一些KY在他的屌J上,渐渐的他的J硬了我眼睛一亮,心想和阿政的不相上下,而且比他的还要粗,真是太强了,就打到一半时,我问着小聪「你有没有* 过人啊」,小聪肯定的回答我「有啊,只有一次」我再问「那你想* 人吗」,「哥哥你想让我* 你是吗?」小聪很纳闷的问着,「不是拉,如果你想* 人,哥哥可以找个人让你* 啊」我很期待的说,「谁啊」小聪迷糊了,「你等一下」我放下他马上打电话给阿政。

  「有空吗,要来爽一下吗」我很期待的问着阿政,「有啊,你又叫你们阿弘来了啊」阿政毫生气的说着,「干,有新货啦,要不要」我飞快解释道,「真的,你约到新货了」阿政马上惊呀的问着,「对啊,要不要来啊?」我笑笑的说,「废话,干,有新货当然到喽,等我五分钟」阿政迫不急待的说,「哎,顺便叫你的贱狗过来一起玩」我接着说,「好,我打电话给他」阿政马上就挂断电话了,「等一下喔,哥哥找个人来让你* 」我面向小聪笑着说。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「贱狗,在做什么?」阿政冷冷的问着阿弘,「报告主人,在听音乐」阿弘小心的回着,「现在穿短裤,不穿* 裤,穿背心到阿浩那报到」阿政命令着阿弘,「是的,主人」阿弘回应着……(待续)

              贱奴男友(五)

  叮咚,门铃响了。

  我一开门,看到阿政站在门外手拿着衣服,而阿弘则是全裸跪趴在地上,「进来吧」我热情的叫着,阿政马上走了进来,而阿弘则是爬着进来的。

  「你好,我叫阿政」阿政和小聪打声招呼,「你好」小聪立刻拿起棉被遮住重要部位回应着,「这是」小聪看到阿弘爬了进来,突然间不知该说什么,「哥哥不是说要找个人来让你* 吗『我笑笑的向小聪说,「贱狗,去,去舔那小弟弟的J」

  阿弘听到阿政的话,爬向小聪,并开始帮小聪舔J,「想不想* 这个哥哥啊」
  阿政笑笑的问着小聪,「可以吗?」小聪反问着阿政,并看了看我,「当然可以啊,只要你愿意」我马上回答着小聪,「嗯」小聪点点头,一下子小聪的J硬了,阿政看了,摇了摇头说着「江山辈有才人出,一代新人换旧人」,我拿出一个保险**套给小聪,小聪套上**套,又挤了一些KY在阿弘的* 眼上,随意的
涂了几下,很快的就握着他的粗J插进阿弘的* 眼,由于是没有经验,加上小聪的* 头又超大的也没什么耐性就只知道使劲往阿弘的* 眼里进,也不管阿弘的感觉就一阵乱* 着阿弘,小聪的J比我和阿政来的粗又长,阿弘被* 的叫了出来,而且脸上的表情表明正疼着,我站在旁边,静静的看着阿弘被小弟弟狂* ,就在这个时候,阿政把全身上下的衣服也脱了,走到小聪的面前,示意要小聪帮他口,小聪也很清楚的开始帮阿政* ,渐渐的阿政的J在小聪的口中渐渐茁壮,一会儿,阿政示意要**套,我拿过去给他,顺便也摸了一下阿政的* 股,阿政拔出小聪口中的J后,套上**套,走到小聪的后面,开始用他的J按摩着小聪的* 眼,「哥哥可以* 你吗」,阿政问着小聪。「嗯」小聪点头回应着,阿政开始慢慢的把J插进小聪的* 眼里,也开始小心的干着小聪,「爽喔,三明治」我在一旁大叫着,渐渐的阿弘习惯了小聪的大J,也开始发出「爽快」的呼吸声,没多久小聪想*了,我示意要小聪直接* 在阿弘的嘴里,阿政快速的拔出小聪* 眼里的J,接着小聪也从阿弘的* 眼拔出他的J,拿掉**套直接就往阿弘的嘴里插* 了进去,小
聪* 了,把他多日的压力全部* 进阿弘的嘴里,「贱狗,吞下去」阿政在后面叫着,并再把他的硬J插进阿弘的* 眼里,开始* 起阿弘,阿弘又开始发出「依依啊啊」的声音,最后阿弘和阿政同时* 了,阿弘* 在地上,而阿政则是* 在* 子
里,阿政拿出* 子,让阿弘翻身过来躺在地上,把阿弘的两腿抬高,让他的* 眼可以完全的向的天花板,我则帮他把阿弘的脚固定* ,阿政把套子里的* 液则是倒在阿弘的* 眼上,再用手指慢慢的* 进去,让那些* 液全数的被推进阿弘的*
眼里。

  「爽不爽啊,小聪」阿政问* 小聪,「嗯」小聪回答了一声,「想不想下次再玩?」我坏笑着问小聪,「看你们有没有时间,有没有机会啊?真的很爽的啊」
  小聪直接的回着我,「嗯,那下次有机会再打给你」我说,休息一下后,小聪穿上他的衣服,「那我先走了」小聪道别了我们就出去了,「贱狗,爽不爽啊,被小弟弟* 」阿政问着阿弘,「报告主人,爽」阿弘回答,「把衣服穿好吧,回家」

  阿政叫着接着阿政和阿弘也离开了,而我也就准备睡觉喽……

  就这样, 我和阿政就常常以虐玩阿弘为乐,而且也对阿弘提出几项规定:一。
  从今往后,主奴期间不淮穿任何* 裤。

  二。 调虐期间随时保持无J毛状态。

  三。 奴与主同处一室时,奴不淮穿任何衣物。

  四。 外出时需配戴* 塞阿弘也很听话的一直遵从规定,日子一久也就成习惯了,因为我和阿政常常想着变化什么花样的,偶而就上网找人聊聊,渐渐的阿政喜欢上玩多P的调虐,而我却是爱上了野* ,有时也会玩起多人野* ,每个人都陶醉在其中。

  有一次我约阿弘到学校的宿舍顶楼,顶楼是学生们的晒衣场,晒着学生们的衣服,千奇百样的各式* 裤,三角的,四角的,平口的都有,顏色更是变化多样,有名牌的,也有最普通的,我们在一个角落中,刚好可以由上往下俯看到学校的全貌,由于是接近黄昏了,所以校园里学生不多,但还有不少人在球场打球,我命令阿弘把全身衣服脱掉,并开始让他吸吮我的J,我也喜欢这样让阿弘趴在宿舍顶楼的围墙上* 他,这样让他感受到随时可能被发现的紧张情境下的尴尬心理,渐渐地我爱上那种阿弘被羞耻的感觉,虽然我的J没阿弘的大,但我的* 头比他大,所以我就用* 头全进全出的干着阿弘,每次干阿弘时都会想起,以前这个男人也常* 我,没想到现在确变成我* 他了,想到就爽,不管是趴着或是躺着我都用力的顶着阿弘的* 眼,阿弘也陶醉在被* 的幸福中,最后我* 在阿弘的* 眼里,
* 完后我顺势再把* 塞塞回去,才让阿弘穿回衣服,* 完我让阿弘背着我下楼,
回到阿政的宿舍门口,敲门,「阿政,我阿浩啦」我叫着「等一下,怎么突然来了」阿政慌张的喊着,「你做什么啊,开门哪」我又叫着,「好啦,你等一下啦」
  阿政一面开门一面说着,「你们怎么突然来啊」阿政开门就说,「没啊,刚* 完贱奴,所以来看看你啊,怎么这么慢啊」我不耐烦的说着,「主人好」阿弘很恭敬的叫着阿政,「嗯」阿政回应着阿弘。

  走进阿政的宿舍,我看到一个小弟弟坐在书桌前,看起来差不多17、18左右,心想他应该是阿政约回来的弟弟,就转头看一下阿政,顺便使个眼色,阿政马上知道我想问什么,就直接说,「每个人都有需求,不是吗?你刚不就是爽了」,「好了,知道了,不妨碍你们办事,我们先走了」,于是,我就和阿弘离开阿政的宿舍了。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当然晚上我和阿政通了电话,「你在那约的弟弟啊,好小的」我对着话筒道,「网上啊,还有哪,超爽的,* 了两次」话筒那边,阿政爽爽的回着,「干,有这种好事也不会找我『我不爽的回应着,』唉,这是突然约到的啊,我那有时间找你啊,而且你不是也干过你家那个?」阿政说道,「好啦,那个几岁啊?」我好奇的问着,「18,今天刚好要考大学」阿政回答说,「那你又拿了人家的*裤?」我大笑着问着,「有啊,不过我也送他一件呢」阿政马上回应着,「是换一件吧」我闷闷的说着「有些久了也不知道谁的,有人要就给谁啦,呵呵」阿政笑笑回道,「干,这种事只有你做的出来」我狠狠的叫喊着。

  「好啦,不聊啦,我要去洗澡」我不耐烦的说著着「好啦,那明天课堂上见哦」阿政总是好脾气地回着。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第二天刚一下课,阿政就跑到我身边,「阿浩,今天有没有兴趣啊?」阿政在我耳边小小声说着,「什么兴趣啊?」我摸不著头绪的看着阿政,「今天玩个新把戏」阿政奸笑着说,『好啊,先说来听听「我迫不急待的想知道,」晚上就知道了』阿政耸耸肩闷笑顾弄玄虚的说。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叮咚,门铃响了我开了门,看见阿政和那天那个小弟弟站在门口,「今天想玩什么啊」我马上问阿政,「等下就知道了」阿政笑着回答,阿政示意要那弟弟脱衣服先去洗澡,「那天你不才* 过他」我问着阿政,「对啊,超爽的」阿政眉开眼笑的说,「那等下我也要试试看」我好奇的应道,「等下你先上,再让你玩点不同的」阿政卖着关子,一会儿,那个弟弟洗好了,一* 不挂的走出浴室,「好洁白的皮肤啊」我说着,「过来,坐在这「阿政叫那弟弟,坐过来后我们开始聊了一下,一面聊一面我的手开始不安份的上下游走着,「哇,弟弟不小呢」
  我摸着那弟弟的J说着,「你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营养超好的吗?」阿政接着说,聊着聊着,那弟弟就开始帮我口起来,另一只手也停在阿政的J上,上下的运动着,一会儿阿政示意可以开始了,我把那弟弟平躺在床上,先是吻着他的* 头,再来是腋下,* 脐,最后是那微粗的大J,一下弟弟的J也硬了,我拿出了* 子及KY,套上* 子再涂点KY在我的J上及弟弟的* 眼,接著一手握着我
的J,开始在弟弟的* 眼外慢慢的划圈,等到弟弟开始陶醉时才将我的* 头插了进去,只听到底迪「啊」了一声,我的* 头全进去了,我又开始吻着他的* 头,接着我慢慢的开始抽* 着* 着他,阿政接着站到 我的前面把他的J插进我的口中,
要我帮他口,想着以前阿弘的J也是这般的粗,我顺口就含了下去,一面干着弟弟,一面含着阿政的J,感觉还不错,一会,阿政拔出他的J又走到我的后面,开始用手按摩着我的* 眼,感觉更加舒服,接着阿政在我的* 眼涂了KY,要我往下趴一点,我顺势完全的干进弟弟的* 眼,也把身子往下压了压,阿政握着他的粗J就这样* 进我的* 眼里,这种感觉好爽喔,* 着弟弟又被* ,这种三明治
我和阿弘、阿政三个人也常玩,可能是人不同吧,感觉就不一样,一会儿阿政要我离开,换成他* 弟弟,我* 他的姿势,最后阿政说「新玩法来喽」,他要我躺在床上,那个弟弟就直接的坐进我的J上,那个弟弟也上下的动了几下,接着他要那个弟弟趴下去,他握着他的J,硬是也* 进那弟弟的屁* 里,那弟弟开始叫着,原来新的玩法就是所谓的「双龙」,只感觉到弟弟的* 眼里更紧了,阿政开始用力的狂* 着那个弟弟,那个弟弟更大声的嘶喊着,看到弟弟的眉头都邹了,我反而更加的兴奋,一会我示意阿政换我,就换成阿政躺着我站在床边,接着把我的J也硬是* 进那弟弟的* 眼里,刚开始不好* 进,但我又涂了些KY就比较
容易的* 了进去,我也开始用力顶**那个弟弟,真没想到那个弟弟居然可以一次让两根粗J一同* 进去,真强,就这样我们* 了那个弟弟近四十分钟,那弟弟都瘫在床上了,接着阿政拿起手机拨给阿弘,要阿弘马上赶过来,在等阿弘的同时,我们就休息了一下,差不多十五分钟左右,阿弘就到了,「你很久没* 人了喔,现在给你个机会,床上那个弟弟给你爽一下」,阿政以赏赐的口吻向着阿弘说道,「谢谢主人」阿弘脱下身上的T恤及牛仔裤,当然* 眼里还是塞着阿政给的* 塞,
一开始,阿弘要弟弟帮他舔,他也顺手用手指* 进弟弟的* 眼,一会儿阿弘的J硬了,我丢个* 子给他,他套上* 子就开始* 那个弟弟,可能是之前都是当1的
吧,所以技巧很好,那个弟弟被阿弘* 的爽叫着,过了十分钟,阿政要阿弘停下来,但是阿弘没有拔出在弟弟* 眼里的J,阿政把阿弘的* 塞拿了出来,接着塞进一个跳蛋进去,接著又把* 塞给塞了回去,顺便又将跳蛋的开关打开,阿弘开始呻吟了起来,又开始* 起那个弟弟,我和阿政就坐在旁边欣赏着这真人表演秀,也不时的玩玩阿弘* 眼里的* 塞或是把J* 进阿弘或是弟弟的口中,过了近十五
分钟,阿弘* 了,量超多的,接着我和阿政把那个弟弟平躺在床上以车轮战的方式* 着那个弟弟,一会儿三个人都想* 了,我们就开始用手打,一个个的* 进阿
弘的嘴里,而阿弘也全部的吞下肚,* 完后,阿政把阿弘* 眼里的跳蛋及* 塞拿
了出来,四个人就一起进浴室洗澡了。

  进了浴室后,阿政先是把淋浴间的喷头拆了下来,并要阿弘跪趴着,就把接管* 进阿弘的* 眼里,开着小小的水流,把水灌进阿弘的* 眼里,只见阿弘的脸
色愈来愈凝重,一会儿,阿政拔出管子,只见一道微黄的水注由阿弘的* 眼喷出,阿弘的脸色也稍微缓和,接连几次,接着我们开始冲水清洗,我和阿政还不时的玩弄那弟弟的* 眼及J,而阿弘也是不时的舔着我的* 眼,等清洗完后,我们各自擦干身体,那个弟弟穿好衣服道别后就先回去了,接着阿弘的手机响了,接完电话后阿弘说家人找他有事请求我们让他回家,我把* 塞拿去水龙头冲了下水,接着又用药用酒精擦了一下,丢给阿政,阿政又把* 塞塞回阿弘的* 眼,就让阿弘回家去了。

  「刚感觉怎样,爽不爽」阿政笑笑的问着我,「不错啊,没试过,超紧的」
上一篇:【污黑】下一篇:【美味佳瑶】10作者晓秋